施瓦辛格:入赘肯尼迪家族当州长偷情保姆私生子长太像被揭穿

0 Comments

1986年,好莱坞巨星阿诺·施瓦辛格,与小娇妻玛丽亚·施莱沃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婚礼上的施瓦辛格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风华正茂;玛丽亚则是穿着一身白色泡泡袖婚纱,娇羞又迷人。

玛丽亚的舅舅是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,她从小就和“美国之子”小肯尼迪一起玩耍,而施瓦辛格则是好莱坞动作巨星,凭借一部《终结者》红遍了大江南北。

这两人之间的结合,本应该是金童玉女,但是殊不知,在“金童玉女”的背后,也有一些微妙的不平衡。

施瓦辛格出身贫苦,是从奥地利来美国的移民,在好莱坞崭露头角之前,他是一个除了梦想外一无所有的穷小子。

就算是靠着《终结者》,获得了一定的资本,迎来了观众的热捧,他顶多算是暴发户,不算是真正的权贵,等名声褪去,他会像午夜十二点以后的灰姑娘一样,被打回原形。

而玛丽亚则不一样,哪怕肯尼迪家族在百年时间里,一直都流传着被诅咒的传说,它的家族地位仍不容小觑,依然是很多人所梦想的地方。

所以,施瓦辛格算是高攀了玛丽亚,他“入赘”到权贵人家里,为自己未来的政治之旅加了一个筹码。

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,施瓦辛格决定走向从政的旅途,他开始积极地接触政治,让人忍不住怀疑:他并不是真的喜欢玛丽亚,而是喜欢上了玛丽亚背后的家族势力。

岳父岳母上台来为他庆祝,一家人都笑开了花,曾经差点当上副总统的岳父,更是用手攀住了施瓦辛格的肩膀,仿佛是在表扬他:小子,你做得很好!

施瓦辛格这次赢得选举,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赢,也是一个家族的赢,让人们见证:肯尼迪家族势头未衰。

2011年4月,当了8年州长的施瓦辛格功成身退,卸任了州长,但是他的地下情也随即东窗事发了。

施瓦辛格的地下情对象,是一个拉丁裔胖保姆米尔德莱德·巴埃纳,160斤的体重,爱穿花裙子,她在施瓦辛格大女儿出生那一年,初次来到那座位于洛杉矶黄金地段的豪宅。

巴埃纳在施瓦辛格家待了7年,跟施瓦辛格来了一场,一发即中,35岁的她怀上了身孕。

巧合的是,巴埃纳和玛丽亚的孕期基本上是同步的,两人一前一后,只差5天生下了孩子,巴埃纳还参加了玛丽亚儿子的受洗仪式。

巴埃纳和施瓦辛格的关系一直很亲密,一开始,人们并没有意识到,她是一位“女佣情妇”,她的长相给人一种敦实、温顺的感觉,不漂亮也看不出心机,而且,她已经是一位已婚妇女,还带着三个孩子。

在施瓦辛格家的多年保姆生活里面,她给人的感觉是恪尽职守,就像是一个大家长,就算她和施瓦辛格两人主动拥抱,人们也会觉得:他们只是关系较好的老板和保姆,绝对不会往情人这方面去联想。

2011年,施瓦辛格和巴埃纳的恋情东窗事发之后,14岁的乔瑟夫终于以儿子的身份,回到施瓦辛格的身边。

他和施瓦辛格的另外两个儿子,简直如同“三兄弟”一般,五官很相似,他的长相,也成了让玛丽亚怀疑施瓦辛格出轨的关键原因。

玛丽亚自从确定自己老公不忠之后,她直接搬出了自己家,住进一家高级酒店,正式启动了离婚官司。

这场离婚官司因为涉及到一系列财产方面的问题,像是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越拖越长,拖了整整十年的时间。

此时的他刚刚和妻子玛丽亚正式离婚不久,结束了这场长达十年的婚姻闹剧,施瓦辛格看起来气色仍然很好,不见一丝愁容。

施瓦辛格离开了“肯尼迪家族女婿”的称号,变成一个单身汉,他的儿女们逐步结婚生子,开花结果,为他繁衍下一代。

施瓦辛格的大女儿嫁给了漫威偶像“星爵”,施瓦辛格和女婿关系融洽,互动很多,两人直播连线时,施瓦辛格叫错了星爵的名字,星爵连连提醒他:你只有一个女婿呢!

他没有用“施瓦辛格”作为自己的姓氏,用的是母亲的姓氏巴埃纳,倒不是因为他觉得私生子身份不光彩,更重要的是:他不想沾自己父亲的光。

乔瑟夫和父亲施瓦辛格一起保持着很好的联系,他们兴趣、爱好相仿,经常一起练习健身和举重。

乔瑟夫也如施瓦辛格一般,极其壮硕地成长了起来,他的肌肉和臂膀,变得更加紧实又有力,从大腿根部到手臂都隆起一层层像小山一样的肌肉。

乔瑟夫成功凭借着自己一身肌肉,成为了顶尖杂志《健身先生》的封面人物,对着镜头笑得颇为得意。

从身份见不得光的私生子,到逆袭成棱角分明的健身圈新秀,他的便宜老爹还是全民偶像,对于他来说,这人生之旅十分梦幻。

接受采访的时候,乔瑟夫曾说了这样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语:我的父亲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
听到这样的话语,人们或许又会想起施瓦辛格跟巴埃纳之间那段往事,他如若真是一个“男人中的男人”,不会将一个私生子隐瞒十年。

但是,他又勇敢地直面了婚外情被揭穿的事实,把私生子抚养到大,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他也算是一个敢作敢当的“赘婿”了吧!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